离夜

巍澜 小故事

沈巍一回到家,就看见赵云澜斜躺在沙发上,一手撑着脑袋,电视机放着三点档的狗血脑残剧。
赵云澜听到沈巍开门的声音,懒洋洋地撩起眼皮,"回来啦。"
沈巍无奈地感受了一下客厅的温度,发现自家omega大着肚子把空调温度开的极低,他该庆幸自家omega因着肚子里还没成熟的小胚胎,在肚子上盖了条毯子。
沈巍打开了卧室里的空调,等温度适宜了以后,一把抱起赖在沙发上不想走动的赵云澜。
"哎呦喂,大人这是要搞突然袭击啊~"短短一句话,也不知怎的才能被赵云澜说的九转十八弯。赵云澜一点都不在乎地被沈巍抱起来,顺便还抛了个媚眼。
沈巍耳朵变得通红,却没舍得说出半句话,憋着口气讲赵云澜放到了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在特殊时期,赵云澜本就困极,因着沈巍还没回到家,才在沙发上强撑了一会儿,这时早已朦朦胧胧地睡了过去。
沈巍看着闭着眼睛的赵云澜,头发有点粗糙地垂在脸上,他剥开那点头发,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赵云澜整个人都处在自家alpha的气息里,原先在沙发上略有些不安稳的神情都放松了下来,手动了下。
沈巍抓住了赵云澜因动弹来到被子外面的手,本想给他放回被子里,但一抓住就不太想放下,赵云澜的手有些粗糙,算不上大。他回想起昆仑的手,总是想起他拿着酒杯,骨节分明,轻抿一口,唇齿留香。那时候他不太懂,朦朦胧胧的,只觉得这样连天下所有的颜色都失却了,只剩下一袭青衣,连自己都自惭形遂,登时就想为他寻来天底下最好的酒,放在他面前,任他一样样慢慢挑选。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酒是什么,昆仑就诱他尝了一口,辛辣辛辣,不甚好喝。但却是昆仑给的酒,他回道:"好喝。"
然后昆仑就笑了。
每每后来,他再不能见到昆仑,却总会想起他喝的酒,然后自己试着酿,一点一点的还原了他记忆中的味道。先前觉得辛辣,现时却品出了一二般滋味。每每酿好几坛酒,他就偷偷地把酒放进昆仑的酒窖里,看着他拿出来喝,一边喝,一边时间就过去了。
万年来,他都不敢奢求的人,现今却躺在他身边,给了他一个家,他每每隐忍,赵云澜却不希望他一直一直都活得像个圣人,总想给他添点烟火气。
还记得赵云澜第一次拿着孕检单给他看,他瞬间就懵了。
"沈巍?"
"沈教授?"
赵云澜看着眼前怔住的人,一屁股坐在他腿上,整个人都斜靠在了沈巍的身上。
"大美人?"赵云澜捏了捏沈巍的脸颊。
沈巍伸手抱住赵云澜,头靠在赵云澜的肩膀上,眼镜被赵云澜摘了下来放在沙发上。
黑色的眼睛里有着大河山川,直到赵云澜感受到一滴眼泪滴在了他的脖子里。
赵云澜揉了揉沈大美人的头发,自知沈大美人感情埋藏地深了,藏了整整万年之久,没再出言调戏。
却说道:"咋两这也真算是成家了吧,大美人打算什么时候去持证上岗?"
沈巍愣了愣才意识到赵云澜说的是他俩的结婚证,作为一个万年古人,他还真对结婚证没有太大的意识,但与赵云澜在一起后却认认真真地去查看了一切与婚姻恋爱相关的资料,却因为担心后土大封,而从不敢讲这念头公之于众。
于是沈巍和赵云澜急匆匆地赶在民政局下班前领到了他们的结婚证。那一刻,沈巍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下来。
沈巍握着赵云澜的手,良久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再将他的手放进了被子里,轻手轻脚地去洗漱。换好睡衣,钻进被窝里,吻了吻赵云澜的额头,又吻了吻他的嘴唇。
"好梦。"

斑扉 意外8

正好那地方晚上有庙会,宇智波斑硬是拉着千手扉间去看了巫女跳神月舞,巫女穿着祭神服饰,足尖轻盈起舞,扉间怔怔地看着跳舞的巫女,月色是如此美好,人群是如此欢嚣,忍者间的战乱在不停地持续中,可是普通人却活得和平而美好。

“及不上千手二当家十分之一。”宇智波斑凑在千手扉间的耳边轻声说道,眼角微微上调,团扇遮住了大半的脸,可还是能看到宇智波斑尚未闭合的嘴唇带出了一抹笑。

“你……”千手扉间恼怒地转过头去,看见宇智波斑怀念而美好地笑时不由地一愣。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宇智波斑,柔软的,不带一根刺的宇智波族长。

只除了那时候,在扉间少年时,因一次任务需要,他扮作了女孩,混在一群巫女中间,黑色及腰的长发,面部微微柔和下来,眼睛也变成了黑色的杏眼,肤若凝脂,微微一笑,带着神眷般的美好。

那时候他遇见了一个少年,少年自称内轮夕,少年是一个武士,神色略有点阴郁,可是却很温柔,在扉间每天练完跳舞以后都会偷偷摸摸地塞给他一些水果、草药、脂粉。扉间不曾拒绝,他没有办法拒绝一个少年赤忱的心意,哪怕知道在将来,他必定伤害他,可是扉间也并不大,哪怕他不允许自己沉沦,可也不知不觉地深陷其中。光明而美好地事物对黑暗中的人有着最致命的吸引力。

要知道,内轮少年虽然神色略有点阴郁,可是一旦他笑起来,是缱绻温和着,他天南地北什么都知道点,开朗而又健谈。

扉间时常跳舞给内轮少年,少女身穿巫女常服,在樱花树下翩翩起舞,哪怕没有音乐,少女自身就是全部美丽。

内轮夕时常看着这样的少女,夕阳下,樱花下,月光下,树林中他都看着,他看着她一点点地从动作生硬到动作娴熟,看着这个少女在他心中缓缓扎根,就连与千手柱间斩断羁绊的痛苦都没有这么深刻了。

再然后,意外的发现了少女会忍术,意外地发现了少女竟然是少年,意外地发现了少女是千手,他内心地痛苦促使他的写轮眼再一次升级。

直到此刻,他注视着长大的少女,在结盟即将来临之际,他们的未来似乎又可以期待了。

斑扉 意外7

那就这样吧~(脑内自动回响音乐)扉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于是他写了封信给本来十分确定现在又不确定的“未来大嫂”——漩涡水户,预感到未来的修罗场,于是,他挑了一个附近的小任务,决定溜掉漩涡水户到来时的修罗场。反正水户大家肯定不会对大哥下死手,要揍也是揍对面的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泉奈实力不差,还有宇智波斑,退一万步讲,大哥这么皮实,就算怀了孩子还是具有强大的破坏力,从昨天废墟一样的房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于是,扉间快快的,快快的溜了~

但是他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宇智波斑竟然也在附近执行任务,于是,就算他溜掉了水户那儿的修罗场,他还是阴错阳差地踏进了宇智波斑的修罗场,明明一开始是决定要避开宇智波斑的。

于是,花前月下,醉卧美人蛊。简单来说就是班爷在喝酒,然后他精准地感受着千手扉间的查克拉,决定和千手扉间来一场记忆深刻的大相遇,总的来说就是又要搞事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斑爷决定要搞事呢?因为斑爷感觉有点无聊。

于是,那天晚上千手扉间不断地遇上宇智波斑,怎么也甩不掉。

吃烤鱼地时候宇智波斑在桌对面吃豆皮寿司,逛街的时候宇智波斑光明正大地从对面递过来一个面具,捞金鱼的时候又是宇智波斑……

千手扉间已经忍无可忍,要爆炸!

宇智波斑递来一串鱿鱼:“吃吗?”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扉间一瞬间被安抚了,食物可不能浪费,就当是陪宇智波斑半天的报酬吧。

于是他心安理得接过了鱿鱼串。

恭喜大佬宇智波斑点亮特殊安抚千手扉间技能。

优桐 当我思念你

桐人星王,优吉欧的话应该算王后,但是cp不逆。优吉欧去远方干嘛没想好,就当他出去办事了。优吉欧经历过整合骑士阶段,然后又变成了完整的优吉欧。

----------------------------------------------------------------------------

桐人坐在窗边,细碎的风吹过他的脸颊,这种轻柔的抚摸又让他想起了在远方的优吉欧。

“优吉欧……”轻声的叹息从桐人嘴里唤出,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声响,就连说话的那个人自己都听不大到。

他坐在窗台上,微微没有风,但是树影斑驳,窗台却比树还要高,无端的令他想起了和优吉欧一起砍倒的那棵树。那棵树很高,毕竟那是普通人砍几辈子都砍不断的树,金发少年微笑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桐人的脑海中。甚至那棵被砍断的树的树枝也做成了他的佩剑——夜空之剑。

“好想你……”

没有什么是月亮看不见的,但是思念,思念在白天不显不隐,很浅淡,甚至做着一大堆的公务就将这种思念压了下去。但在夜晚,这间本属于两个人,但现在只有一个人的房间里,甚至连双剑都只剩了一把,另一把被优吉欧随身带走了。思念在慢慢发酵,桐人穿着睡觉时的便衣,双手抱膝,将自己埋进臂弯里。

他并不想催眠自己优吉欧或许明天就可以回来,因为他知道,优吉欧还在远方,每天的情报节略他都有仔仔细细的看过,不放过每一条有关优吉欧的消息。

其实,排除了星王这个身份以后,桐人也不过是一个少年人,纵然在UW里呆了很久很久。

“桐人。”突然一双温暖的手整个的把他抱住了,一个温暖的胸膛贴近了他,他甚至能嗅到那个人身上的气息,和谐的,温柔的优吉欧。

“优吉欧。”桐人转过头,抱膝的双手抓住了优吉欧胸前的衣襟,“好想你。”

优吉欧低下头,看着桐人有些许湿润的双眼,“我也想你。”

随着亲吻的延续,桐人的双手逐渐环上了优吉欧的脖子,优吉欧的佩剑也被解下来放在了一旁,桐人曲起的双腿渐渐变低。优吉欧一手托着桐人的身体,另一只手穿过桐人的膝盖,轻轻使力,将他整个抱起。桐人一拉窗帘,原本还算明亮的房间瞬间变暗。

优吉欧将桐人放到了床上,自己也坐在了他的身旁:“怎么又变瘦了,应该多吃点。”

“有好好吃饭啦。”桐人有些不满,“只是晚上一直睡不着。”

脸色变得有点红,桐人翻个身,将脸对着优吉欧,但是眼睛却没有看他:“只是太想你了。”

优吉欧笑着,抚摸着桐人的鬓发,找准了有点不情不愿的嘴唇,再度吻了下去。

桐人仿佛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别扭的配合着优吉欧。

优吉欧慢慢的掀开了被子,好像是准备了很久那样,将桐人整个人都放置在温暖中,将桐人一同带入了这场漩涡里。

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桐人。

我思念着你,思念你的体温,思念你的包容。

你有我所没有的执着,你有我所没有的坚韧。

如果没有你,我的生命将会多么的单调。

你从来都是光,不仅是他们的星光。

更是将我的生命刺破的唯一的光芒。

“我爱你。“

桐人看着上方的优吉欧,意识渐渐远去,但听到这句话,忽然又热了起来。

你所说的我都懂,但是,优吉欧,没有了你,我又何尝还是我呢。

“我……也一直……深爱……你……“

斑扉 意外6

“叶子,我想的一直很清楚,只是哥哥的提议,让我一下子明白了我想要的是什么。叶子,我想要和你有一个孩子,生活在一起。”泉奈的神情很认真,其实叶子说的哥哥是为了他结盟也并没有错,哥哥肯定知道我喜欢上一个人了吧。

叶子笑了,像是青草地的暖香,像是初始阳光的喜悦。

正是花前月下,浓情蜜意。

然后他们睡了一觉。

嗯,拉灯。

第二天,叶子在泉奈醒之前就走了。

泉奈奈下定决定下次再见到叶子的时候一定要把她娶回家。

一个月后,他就被打脸了。

斑哥拉着他到了千手家,十分的轻车路熟。

斑一脸复杂的望着他的弟弟:“泉奈,你看看柱间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WTF?为什么斑哥会认为千手柱间会有我的孩子?最终要的是千手柱间为什么会怀孕?难道过去的二十几年里和斑哥怼的不相上下的人是女的?

不管泉奈内心再如何的ooc,他还是一脸复杂的将手探向了千手柱间的腹部,那里的确有他的查克拉气息,他还能说什么,此刻天边飞过的猪都不能代表他的心情啊!!!

扉间一看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家傻白甜的大哥被死对头家的猪给拱了,而且看大哥略心虚的躲闪表情,扉间就按捺不住内心揍人的冲动。

“宇智波泉奈!”千手扉间抬手就是一拳。

鉴于宇智波泉奈从头到尾的魂飞天外,但他还是即使的亮出了他的写轮眼。而斑在看到自家弟弟即将被揍时,也即时的亮出了他的写轮眼,弟弟要被揍?不能忍。

但是,扉间顶住了两双写轮眼的压力,他顶住了!在哥哥被啃了的愤怒下,他继续怼上去了。

而宇智波斑,他没有动作了……

貌似是自家弟弟把柱间给啃了,怎么办?略心虚。

大……大不了在弟弟快受伤的时候再阻止好了。

---------------------------------------------------------------------------

叶子就是朱迪啦

斑扉 意外5

人物被我ooc了,不管了,我的脑洞开到哪儿算哪儿。

 

 

千手扉间从宿醉中醒来,记得宇智波斑把他放到了安全的地方才离开,内心有一丢丢的感动,但是这个感动很快就被团吧团吧扔到了垃圾桶里。

因为……

“扉间啊,你没事真是太好啦!”千手柱间一把飞扑过来,抱住了千手扉间,“帮我批公文吧!昨天斑斑说你喝醉的样子好可爱的,扉间长大后都没在大哥面前喝醉过了,大哥好伤心。”

呵呵呵……

千手扉间一把推开了泪眼婆娑的千手柱间。

所以宇智波斑还是和大哥藕断丝连吗!

累感不爱。

这次上战场,仍然是辣么羞耻的战场喊话,不过……

“柱间,我们结盟吧。”宇智波斑高举火焰团扇……又拍飞了一个千手。

Wtf???

我们没听错吧。

当两族的两大大头决定要结盟的时候,再多的反对也没有用了,于是结盟顺顺利利的开始了,在第二个月结盟仪式就举行了。然而,具体工作整整持续了两年……

我还能说什么

其中又很多的原因,大体都是地方没好啦,商户没到位啦,琐碎的小事,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婚礼,没错,宇智波家和千手家的婚礼。

让我们再把时间线拉回到两年前吧。

主要是泉奈,那天他心情复杂,连斑哥为什么同意结盟的具体原因都仔仔细细的问了三遍,平常他只问一遍,宇智波家的记忆力都挺好。然后精神恍惚的走出了族地,来到了经常和土门叶子见面的那家酒店。

只有叶子才能抚慰我的心灵了。

精神恍惚的泉奈基本没怎么吃东西,他不自觉地问出了心里话:“为什么哥哥会同意结盟?”

土门叶子展开了一个大大地笑脸:“大概是因为你吧,从你的话里可以看出你哥哥很爱你,那为什么可以改变他长久以来的坚持,应该只有为了最重要的人吧。奈奈?”土门叶子歪了歪头,一头长发从她的背后露了出来,飘到了泉奈的手上。

泉奈恍惚的神情突然安定了下来,他认真的看着土门叶子,看着女孩清秀的脸庞,微笑的眉眼,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叶子,可以嫁给我吗?”

“哎?”叶子瞪圆了双眼,“奈奈,你真的是喜欢我吗,喜欢我这个人,而不是因为你哥哥突然的态度转变引起了你的不安,从而想寻找未来的方向呢?”

“奈奈,你不了解我,从我们认识开始,你没有问过我的家人是怎样的,我的家庭状况如何。其实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你和我不会有结果,直到今天你忽然看到了希望?”

 

其实叶子只是想绕晕泉奈

斑扉 意外4

然而,不管宇智波斑内心再怎么ooc,千手扉间还是拉着他的手。一路走回家。

“大哥……”千手扉间头一歪,靠着宇智波斑的肩膀就睡着了。

宇智波斑时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千手二当家,柱间的弟弟。

本以为他那一头白毛摸上去一定是刺啦啦的,但实际上却意外的柔软。

没有太多的问题,宇智波斑把千手扉间放在了一个千手柱间一定会经过的地方的隐蔽之处,封上查克拉作为掩护,又揉了一把白毛就离开了。

夜晚永远都很静,什么会发生,什么又不会发生。

宇智波泉奈看到宇智波斑被千手白毛拉走后,心里那个急啊,但是这么可爱的叶子,不放心她一个人,怎么办!!!

土门叶子用手帕擦了擦手:“奈奈,我吃好了,我要回家啦,再不回去父母要担心了。”

宇智波泉奈表示这么可爱的叶子我怎么可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家,当然要送!她!回!家!啦!

但是土门叶子她拒绝了,她拒绝了!

“不要,奈奈这么好看,去我家的话妈妈一定要花痴让我嫁给你啦!”土门叶子笑眯眯。

“叶子,你,你不愿意嫁给我吗?”宇智波泉奈玻璃心。

“不是啦,是我们家的情况有点复杂,我不想你牵扯进来。”土门叶子晃了晃手,很快就跑远了。

=====

感觉崩了好多的人设==

斑扉 意外3

千手扉间默默地点了一盘烤鱼,开始用筷子巴拉着鱼肉,万分觉得这场面的不真实。

天啦噜,我竟然和我的死敌平心静气的坐在一起吃东西!!!

宇智波斑端起一杯酒,开启嘲讽模式:“担心我下毒,就不要和我一起来吃饭。”

千手扉间抬起头,红眸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慢腾腾地开始吃烤鱼。

宇智波斑有点意外,在这么嘲讽千手扉间之后千手扉间竟然没有回嘴。

其实真相是,千手扉间被酒辣到了喉咙。

幸好他的外表够冷静,幸好宇智波斑不知道,不然绝对会成为一生的黑历史。

千手扉间作为一个酒量不超过二两的人,自从小时候意外沾酒喝醉之后,再也没有碰过酒,一些宴会也是悄悄利用水遁把酒和水偷偷换掉,实在挡不掉了才会喝那么一两口的果酒,还是千手柱间没拦住才造成的。

要知道,甜和辣永远都是一体的,在一家甜品做的好吃的店里,怎么可能咸的东西会不辣呢!只是苦了千手扉间,他是好咸口,爱吃烤鱼,但是不代表他能吃得了辣。

“好辣。”千手扉间在寻找水源。

宇智波斑递过去了一杯水,真的,宇智波斑真的以为这是一杯水。

然后千手扉间喝了下去,然后他吃掉了整整一盘烤鱼,喝掉了所有的酒,吃掉了所有的豆皮寿司。

exm?千手扉间不是不爱吃豆皮寿司吗,竟然在和我抢最后一块豆皮寿司?

宇智波斑愣了半响,竟然让千手扉间抢走了最后一块豆皮寿司。

“千手扉间!”宇智波斑彭地占了起来。

“大哥?”千手扉间抬起头,“是回家了吗?”

千手扉间歪歪头,站了起来:“那我们回去吧。”

宇智波斑眼睁睁地看着千手扉间走到他旁边,拉起了他的手,在千手扉间拉起他的手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反抗,还觉得千手扉间水润的眼睛有一丝丝的可爱。

宇智波斑要原地爆炸。

斑扉 意外2

很难得的,宇智波斑再第一眼看到千手扉间的时候没有甩一个豪火灭却出来,而是说了句:“要一起吃豆皮寿司吗?”

只有你们一族才如此嗜甜吧。虽然千手扉间心里如此吐槽着,但是嘴上却说了句:“好,但是我要吃烤鱼。”

那你还不如不说!!!那家店是豆皮寿司和烤鱼一起买的!!!

结果还真被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找到了一家。

千辛万苦,庆贺庆贺,呵呵。

宇智波泉奈要抓狂了,为什么,为什么他千防万防千手柱间,结果哥哥竟然和对面的死白毛再一起吃饭,要不是这家店的老板他认识,要不是他正好再这家店里吃饭,岂不是对面的死白毛就要拐走他哥哥了!不!能!忍!!!

“奈奈?”对面的女孩子笑得很可爱的叫了他一声。

宇智波泉奈这才回过神来,被对面女孩大大的笑脸糊了一脸,女孩的肌肤不算白皙,但是肤质很好,手上有着长年劳作的老茧,但她的头发却保养的很好,用一条发带松松地系着,垂下几缕发丝,落在耳边,偶尔拂过宇智波泉奈的手。

这么可爱的叶子真的不放心把她单独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奈奈,吃吗,这个冰糖葫芦特别好吃呢。”土门叶子一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一手将另一根冰糖葫芦举到宇智波泉奈的嘴边,“给你。”

经过改装,化名小泉奈名的宇智波泉奈对着女孩的笑容满脸通红,嗯了一声,就接过冰糖葫芦开始吃了起来。

宇智波泉奈……含恨扑街。死白毛,下次再收拾你!

斑扉 意外1

更新不定,完全无逻辑、无思路、无剧本。

==============================================

千手扉间是一个白毛男。

宇智波斑是一个黑毛男。

千手扉间脸上有三条红痕。

宇智波斑的刘海盖过一只眼睛。

千手扉间有一个哥哥。

宇智波斑有一个弟弟。

千手扉间的哥哥种草菇。

宇智波斑的弟弟举火把。

故事要从一次集会说起。

千手柱间早早的约了宇智波斑出来,在庙会上。

宇智波泉奈打着死也要拆散哥哥和对面那个黑长直的心思,出来了。

宇智波斑想着千手柱间总不会那么蠢吧。

信上写着:斑,为了瞒过我弟弟,所以我说我和女生去约会啦~~

这样你弟弟就不会知道了吗?!

该死的,兄长肯定又和宇智波斑出去了,他哪里有什么女朋友。真特么的想烧死这对狗男男!!

千手扉间看着眼前的情报节略,暴跳如雷。兄长你等着,等我把你抓回来了,看我不扣光你的赌资。

以上,为千手柱间默哀。=_=

宇智波家盛产美人,千手家盛产糙汉子。

千手家出了个美人+糙汉子—扉间。

宇智波家没有出现意外,宇智波族长宇智波斑可是美人中的美人,可惜头发太长遮住了半边脸。¬_¬呵呵。

以你为这样宇智波斑就不美了吗,当然不可能。

千手扉间就这样看着眼前梳起头发的宇智波家美人愣了一下。

这是……宇智波斑,这是死对头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难得看到没有穿着战甲的千手扉间,感觉还不坏……

呵呵哒。

人嘛总是逼出来的,事情嘛总是搞出来的。